欢迎访问看连载小说网!

看连载小说网

第三百五十七章 偿命吧!

    柳母狰狞的看着莫安安:“莫安安,你这个贱女人,都是你的错!”

    莫安安不认识柳母,但是对方显然认识她。

    柳母身后,是悄然落地的艾瑞克,他对着莫安安伸了伸手,莫安安握拳,虽然艾瑞克让自己放心,但是,毕竟这个女人手里拿着的,是明晃晃的刀子!那刀子,就架在莫承桀的小脖子上!

    柳母吼着莫安安:“一定是你,是你让人去强奸我的静汝,也是你让南阳打压我们家公司!害的我女儿现在疯了,公司也倒闭了,莫安安,都是你的错!”

    莫安安终于知道,站在自己眼前,拿着刀威胁自己的,是柳静汝的母亲。

    可是,柳静汝的事情,跟自己真的没有任何关系。

    “柳静汝的事情不是我做的。”莫安安眉头微微一皱:“不信你可以自己去查。”

    “我不信1”柳母疯了,刀子就在莫承桀的脖子上动了动。

    莫承桀眨着眼看着莫安安,刀子割破了他细嫩的肌肤,一丝血流了出来。

    院子里的动静惊扰了两个房子的人。

    所有人都跑了出来,看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封老爷子当时就心脏承受不住,差点儿昏了过去,路管家连忙扶着他。

    “老爷!”路管家急了,看到莫承桀被柳母架着,脖子还流了血。

    莫承桀看到封老爷子差点儿摔倒,大声的喊着:“曾外公!承桀没事!”

    谁知道莫承桀刚说话,那柳母就用另外一只手狠狠地抽了他一巴掌:“闭嘴,小杂种!”

    眼看着莫承桀被打,所有人都慌了,不敢惹恼这个女人,她手里拿着的,可是锋利的刀。

    “你是来找我的,你放开我儿子!”莫安安镇定的站在柳母面前,双手紧紧握拳,告诉自己,别激动,千万别激动,一定要稳住这个女人。

    柳母挥舞着手里的刀:“想得美,你想换这个小杂种?不可能!”

    “那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儿子!”莫安安深吸口气,身旁的封含拉着她的手。

    封含看着眼前的疯女人,半天才认出来,居然是柳大海的老婆,怎么憔悴成了这样?

    “你害得我女儿被强奸,还是被那么多人强奸,你这个贱女人,你就该去死,我要你现在就跪下来,跪下来磕头,我女儿疯了……你也别想好,我要你自焚,把自己烧死,活活的烧死……哈哈哈哈……”柳母可真的是疯了,居然想让莫安安自焚……这馊主意她都想得出来。

    莫安安却想都不想的同意:“好,我可以自焚,我马上就让人去买汽油!”

    “你可以放开我儿子了?”

    一旁的封含拉着莫安安的手:“囡囡,稳住她,艾瑞克在她后面。”

    莫安安点点头,别说是现在为了稳住柳母,就是柳母真的让自己去死,她也不在乎。

    突然,柳母又转头看着南阳:“还有你,你故意打压我们家公司,害得我们破产,你马上把钱都还给我们,我要五个亿,不,十个亿!”

    南阳冷静的看着柳母:“可以,我马上就可以给你钱,但是,你不能伤害我外孙。”

    “哈哈哈,放心吧,这个小杂种这么管用,我当然不杀他!”

    柳母想到了什么似的吼着:“还有梁沉,梁沉在哪儿?”

    梁沉怕柳母发现她身后的艾瑞克,从门外走了进来,面色凝重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莫承桀的小脖子上已经开始流血,虽然伤口不大,但是也足以让梁沉心疼的不行。

    为了掩护艾瑞克,梁沉快步走到院子中间的位置:“你找我?”

    “对,你马上娶我女儿,娶我的女儿,她就好了,她马上就会好了!”柳母一手抓着莫承桀的肩膀控制着他,一手拿着锋利的水果刀放在他脖子上。

    只要她稍有不慎,就会割伤莫承桀。

    而莫承桀,完全展露出来小小年纪不该有的冷静的沉着,站在院中,不哭不闹。

    他看着莫安安,又看着其他人,所有的人,给他们坚强的眼神。

    莫峥嵘两口子的心都揪到嗓子眼了,虽然也听说了柳家的事情,但是他们绝对不会相信,莫安安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就算是柳静汝曾经企图伤害莫安安,她也不会这么恶毒。

    可是,很显然,这个柳母根本就不信,认为这一切,都是莫安安的错,是莫安安害的柳静汝。

    梁沉看着柳母,安抚着她,也在给艾瑞克争取时间和机会。

    “我可以娶柳静汝,我答应你,但是,我也有要求。”梁沉拖延时间,吸引柳母的注意力。

    柳母一听梁沉愿意娶柳静汝,神经也放松了下来:“你还要什么要求?我们静汝那么爱你!”

    “我希望,我的儿子可以参加我的婚礼,我相信,静汝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她会善待我的儿子……”梁沉和柳母身后的艾瑞克眼神交汇,就是现在,柳母犹豫思考的时候,才是最佳时机。

    柳母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突然间肩膀疼的她大脑一片空白,下一秒,柳母就被艾瑞克踹了一脚在腰部,手中的刀子也应声而落,莫承桀趁机跑到了莫安安的怀里。

    莫安安蹲下身子看着莫承桀脖子上的伤口,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

    小区里听到消息来看热闹的人很多,上次莫安安帮过的那个医生夫妇刚好下夜班,看到莫承桀脖子上的伤口,那女人连忙上前:“快,赶紧送我家,这伤口靠近动脉!”

    莫安安一听,差点儿就昏了过去。

    梁沉丝毫不犹豫,抱起儿子就跟着女医生跑了出去。

    柳母被艾瑞克制服的时候,还在咒骂着莫安安,吼着她各种诅咒。

    莫安安根本没时间计较,追在梁沉身后,就跑了出去。

    南阳黑着脸看着柳母:“报警。”

    这种事情,又是个女人,外面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南阳当然不会自己解决,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莫承桀没事,才是他关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