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连载小说网!

看连载小说网

177如果说对你是真爱,信吗?

作品: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楼楠

    “怎么,我们可是快一年没见了,难道沐公主就没有想过我?”路冥答非所问,毒蛇般的眼睛,自从看到左沐,就紧紧粘在了她身上。

    “路冥,你个卑鄙小人,竟然出阴招背后算计人,你是个男人吗?快放了珊儿!”看到路冥,魏昭然气的立马跳出来咬牙切齿的骂道。

    “珊儿?”路冥一愣,回身打量了一圈,半天好像才终于想起来,远处被高高吊起的白珊是怎么回事。

    “那丫头呀……”路冥耸了耸肩,无所谓道,“沐公主放心,她根本不是我的菜,我也压根不准备把她怎么样,

    或许就只是被朋友误抓而已,只要您一句话,本公子分分钟就能放了她,当然前提是,你得答应乖乖跟我走,”

    “你放屁,康王婶和康王叔夫妻恩爱,才不会跟着你这个杀人狂走。”魏昭然实在听不下去,啐道。

    “夫妻恩爱?哈哈哈,你个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哪家夫妻恩爱会是这般,抛下那残疾一个人在府里,自己跑到深山里和旧情人约会。”

    路冥别有用意的上上下下打量了左沐一圈,摇了摇头叹息道,

    “哎呀呀,只是可惜呀,有缘无份呐,等了这么多天,却终究没有等到有情人,看来私会工作做的很不到位嘛。

    不过没关系,只要你今天跟我走,本公子保证此生余下的日光里,每日每时都和你在一起,一刻也不分开。”

    左沐心中一惊,看来不是她的错觉,这厮果然在暗处偷偷窥探她们。

    左沐将魏昭然悄悄向身后扯了扯,上前一步继续厉声质问道,“路冥,果然是你?这几天你一直在暗处偷窥我们?到底想干什么?”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自然是要带你远走高飞啊。”路冥挑了挑眉,用十分坚定的口气道。

    “痴人说梦!我就不明白了,你从头至尾,到底从哪里来的自信。你也不想想以前我成亲前都不愿意跟你走,现在已然变成有夫之妇,自然是更不可能跟你走的。”左沐不屑道。

    双手背在身后,又悄悄朝魏昭然打了个手势。

    目前来看,硬碰硬的话,她们两个肯定是打不过路冥的,看样子只能智取了。当然,现在她们的首要任务是要先解救珊儿。

    魏昭然会意,在左沐说话的空档,已不动声色的一步步向白珊所在的位置潜去。

    “哈哈哈,怎么别人这样说就算了,连沐公主你自己什么时候也开始自欺欺人了?

    就你那病秧子王爷还能称得上夫?是不是到现在你们还没有办法圆房呀?

    如若不然,你也不会急着这般跑出来和旧情人约会吧。”

    路冥嘲讽着,忽然想到什么,扫了眼四周茂密的山林,又幽幽叹息道,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那残疾虽然房事不行,别的方面对你还倒挺舍得下本。

    你知道此次为了见你一面,我请了多少江湖上的朋友帮忙吗?但就那个古怪的小侍卫,就难搞定的很……”

    “他的好处不用你说,我心里自然比谁都清楚。”

    左沐开口打断路冥的话,冷冷盘问道,“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了,直说吧,如此三番五次的纠缠,口口声声的要带我走,你到底是何企图?”

    路冥裂嘴阴森森一笑,半真半假道,“我如果说:我对你是真爱,自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你,你信吗?”

    “信不信都不重要,我只要知道,我并不爱你就行了!”

    看另一边魏昭然已经悄悄将白珊解救了下来,左沐也彻底没有了和路冥闲扯下去的心,不动声色的一步步朝着山林里退去。

    他们现在在一片空地上,人在哪里一览无遗,只有跑进山林,或许她才能找到一丝逃跑的生机。

    “好,不错,果然还是那么有骨气。不过,跟不跟我走,可由不得你做主。”不知道路冥察觉了左沐的用意,还是失了耐心,脚尖轻点,忽然腾空朝着左沐飞来。

    下意识的,左沐转身,撒腿就往山林里跑,企图能为昭然白珊多争取些时间,顺便自己也能找个地方藏身,以便能等到阿离他们的归来。

    可是,跑到山林边,脚还没踏进山林,一抬头,却发现路冥正双手抱胸站在正前方的那颗树上,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

    左沐来不及多想,调头立即又向另一个方向跑,跑了几步一抬头,路冥又以同样的姿势,站在另一棵树上。

    如此循环了一会,左沐不禁跑的满头大汗,渐渐体力有些不支。

    而反观路冥,则好像倒是很喜欢这种猫逗老鼠的乐趣,只是这么静静的绕着左沐盘旋,并没有急着抓人的意思。

    人一旦安静下来,左沐渐渐也恢复了神声,像现在这般在路冥眼皮子底下,累死她也是跑不掉的。

    索性左沐直接放弃了奔跑,只静静的站在空地中间,双眼如淬了冰般,冷冷的看着路冥。

    终于,路冥不知是被左沐盯烦了,还是厌倦了这种无聊的游戏。

    转过身再飞回来时,动动活动了下手指,似乎有将左沐直接抓起来的趋势。

    两人的越来越近,左沐依旧站着一动不动,路冥不禁有些喜上眉梢,看来这丫头是终于想明白了。

    真以为自己会束手就擒?

    左沐心中冷笑,这可从来不是她的风格。

    就在路冥突然来到自己正前方,放松警惕之时,只见左沐突然后倒,躺在草地上,成功躲过了路冥及时伸出来的魔掌。

    而与此同时,就在路冥擦着自己就要飞过去时,左沐瞅准机会,手指轻轻一转,近乎半尺长的银针,成功刺入路冥的膻中穴。

    “你……”路冥一怔,身形一顿,直线往地上摔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银针刺入肌肤的那一刻,左沐就势往旁边一滚,成功避开了从上面落下来的路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