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连载小说网!

看连载小说网

第93章 【不喜买】番外:黑章化play

作品:[综恐]奇异恩典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宋昙

    “妈妈,后来呢?你们在山海经里,经历了什么?”

    当薄荷追问她时,她当时但笑不语,一言带过,岔开了话题。至于她在山海经里后来遇见了谁,这将会是她一生的秘密罢。

    方岚缓缓垂下眼睑,忆起当时的景象来。

    那时她刚生下大儿子薄恩不久,便作为实验品,被骆思召唤到了他新创造的山海经世界中。在那里,她和谢尔凡、陶夏遇见了骆思所创造的山海经里的怪物,四下奔逃,就此失散。怪物一直追着她跑,方岚由于在完美时空中生活安逸,早已不似从前那般机警灵敏,差点儿死在怪物的脚下,幸好突然出现的骆思救下了她。

    两人重新生起了篝火。茫茫夜色中,骆思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他接下来的计划来,他想看看真实人类能不能和他创造的人造人生出后代,还想看看时空怪物还有没有生育能力,方岚对此没什么兴趣,只是有一下没一下地听着。

    忽然之间,骆思饶有兴致地凝视着她,缓缓笑了,说道:“你想不想知道,如果我没能消除掉失忆蛊对薄易的作用,他会怎么样吗?”

    方岚目光一沉,死死地盯着骆思,低声道:“我不想知道。你不要胡闹。”

    “胡闹?”骆思一笑,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说道,“就当这是一个梦吧,怎么样?”他眼睛一眯,好似只金毛狐狸一般,轻声道,“你放心。这只是,一个游戏。好好享受吧,方小姐。”

    说罢,他身形一闪,忽然消失不见,四下只有凛冽的风,漆黑夜空,以及令人心生悚意的恐怖山林。篝火缓缓燃着,方岚面无表情地添了柴火,忽地听见身后冷不丁地响起了细微的呼吸声。

    她脊背一僵,缓缓回头去。

    无边夜色中,男人无声而立,因逆光之故而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她只能借着幽冷月光,隐隐看见他深沉幽黑的眼眸,紧抿的薄唇,诱人的喉结,还有身上那略显脏污的衬衣及裤子,仿佛跋涉了长年累月一般的破旧的鞋。

    “薄易……”方岚笑了笑,缓缓开口,唤他的名字。

    男人的身形,几不可见地晃动了一下。

    自他的咽喉内,发出了一声略显嘶哑的低吼声。方岚一愣,却见下一秒钟,男人如野兽一般骤然出手,单膝抵地,右手死死地钳住了她纤细的脖子,动作凶狠,越掐越紧。方岚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脸色憋得通红,甚至开始翻起白眼来。她来不及多想,手无力地去掰男人的手,可是他的手那样有力,那样冰冷,任凭她怎样使劲,都无济于事。

    就在方岚以为自己将要死在他手下时,薄易的手,却倏然松开了。

    他微笑着,轻轻抚着她的脖颈,随即喃喃说着什么,将她揽入了怀中。

    方岚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目光忽地落到了男人的小臂上。那里遍布刀疤,方岚眯眼一看,只见那些伤痕竟是组成了两个汉字,恰是她的名字——方岚。

    是了。方岚告诉自己。眼前这个男人,大概是骆思造出的人造人?又或是平行空间的薄易?总之他是中了失忆蛊的那个薄易。

    从他现在的症状来看,他大约是处在一种非常艰难的阶段。失忆蛊令他忘了他的那个方岚,但他强迫自己记住,所以才在胳膊上刺下了方岚的名字。他大概是恨极了,也爱极了这个女人,所以才会想要掐死她,又紧紧拥住她。

    方岚正想着,忽地被男人压倒在地。她缓缓抬头,只见灼灼火光下,男人的表情十分异样。那双深邃眼眸里,蕴含着十分复杂的情绪,似爱似恨,如怨如慕。方岚看着,心上重重一叹,缓缓伸手,动作轻柔地抚上他的侧脸。

    “你是方岚吗?”男人薄唇微动,声音沙哑。

    “你是她吗?”他又问了一遍。

    “我觉得你是她。我见过了一个又一个她,她们都不是。你很像。”他越凑越近,目如鹰隼,好像她如果说不是的话,他就会再度掐死她。

    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呢?方岚心里隐隐有猜测,但并未深想。她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这再度激怒了男人,他神情漠然,握着她小姐妹的手骤然用力,狠狠地揉搓拉扯,看着方岚痛得咬唇,皱起眉来,这才又问道:“你是方岚吗?”

    “是……我是方岚。”

    薄易眯着眼睛,冷冷笑了。他一把扯住她的领口,俯身亲吻着,含混地哑声道:“承认了?你这只欠_的小母狗,你知不知道,主人我找了你多久?我一次又一次告诉自己,再见到你,我一定杀了你。”

    男人低低说着,忽地沉默了。

    他枕在她身上,静默良久。方岚感觉到脖颈上有些湿润,有些冰凉。

    “我有时记着你,有时忘了你。我很害怕。”男人缓缓勾唇,可是眼中全无笑意。

    他声音冰冷至极,令方岚毛骨悚然。

    “你会永远留在我身边吗?”

    方岚默然看着他,点了点头。

    男人却并不信他,只冷漠地看着她。他蓦地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副手铐,那手铐看上去有些年月了,甚至有点发锈。方岚一看,心道不好,下意识往后欲躲,薄易淡淡瞥了她一眼,默不作声,强硬地勒着她的手腕,给她拷上了手铐。

    “乖乖的,别再逃走了。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男人喉结微动,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为什么不信我呢?我承诺过会一直爱你,就一定会做到。”

    他话音一顿,似是想起了什么令他勃然发怒的不快回忆,鼻息愈发粗重起来,骤然抬手,似是气到了极点,但他长长舒了口气,手转了方向,最终只是轻轻拍了下她的屁股,随即拉下了她裤子上的拉链。男人挺身而入时,方岚皱起眉头,不知为何,只觉得脑中嗡嗡的,恍惚到了极点。

    薄易毫无怜惜之意,仿佛只是发泄怒气和恨意。强烈的痛感和汹涌的快感齐齐袭来,令方岚无比煎熬,做到最后,甚至不自觉地哭了起来。薄易却不似平时那样温柔一笑,拂去她的眼泪,而是冷冷地俯视着她,动作愈发生猛,凝视着她哭泣的模样,唇角冰冷勾起。最后发泄时,他死死抵住,不肯抽身而出。

    “给我生个孩子。做了母亲,你应该不会想跑就跑了吧?嗯?”薄易掐着她的下巴,哑声问着,“如果孩子没有母亲,你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样,对不对。就像我和你一样。”

    日升月落,又是一天。方岚一睁开眼,便见薄易压在她的身上。*数番之后,方岚体力不济,困乏异常,隐隐听到薄易说道:“我们要离开这个空间。”

    方岚唔了一声,微微眯眼,凝视着立在璨璨日光中的男人的剪影。这个男人神情冷然,五官虽坚毅,却面带疲色。方岚定定地看了一会儿,怔怔地垂下眼来,缓缓睡去。

    再度睁眼时,竟已是新的一天。方岚坐起身来,便看见男人坐在阴影处的角落里,状似无力的垂着头。他的刘海不知何时已经长得极长,他这一低头,黑色的刘海几乎将他眼睛完全盖住。除此之外,他的衣服和鞋子也都极其脏旧,而他的身体,也冰凉至极,没有一丝温度。

    薄易忽地缓缓抬起头来。

    他的眼眸中竟似有一丝迷惘。他转过头来,皱着眉头,喃喃问道:“……你是谁?你很眼熟。”

    薄易站起了身来,忽地焦躁了起来,声音近乎嘶哑地吼道:“我要想起一个人!我知道,我要想起一个人!我记得这件事!她是谁?是男是女?我要想起她,必须要想起来……”他喃喃说着,忽地瞥见了自己手臂上的文字形伤痕,静默片刻,缓缓说道,“她叫方岚。”

    “对。她叫方岚。我不能忘了她。她在等我,在等我找她。她在等我,她需要我。”薄易低着头,捂着双耳,近似疯狂,口中不断重复。

    方岚使劲眨了眨眼,这才没让泪水流下。她很难受,心也疼,身上也疼得厉害,以至于她几乎说不出话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她亲眼见到,薄易不断地经历着遗忘和重又想起的过程来。想起的时候,他狠狠折磨她,近乎暴虐凶狠,对她的恨意毕然显露,而当他忘记时,他迷惘又无助,像是个迷路的孩子一样,傻傻地询问她认不认识一个叫方岚的人。

    终于有一天,骆思出现了。他凝视了一会儿沉沉睡去的薄易,叹了口气,转头对着方岚问道:“他真的很可怜。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留在这个世界里,陪在他身边?”顿了顿,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补充道,“是,他不是真正的薄易……我只是给你个选择……算是另一种恩典……”

    方岚沉默了半晌,忽地说道:“薄恩该饿了。我要回去喂他。快让我回家。”

    骆思耸了耸肩,迈步上前,想要替她打开手铐。待走近了之后,连骆思也不由得有些发愣,眼前的女人身上尽是伤痕,脖子被掐红,手腕勒得满是淤青,稍稍露出的皮肤上也不堪入目,甚至许多地方都流着血。

    “不用给我解手铐。我早就解开了。”方岚垂着头,“他之前教过我。”

    “我要回家。我想我老公和孩子了。”她又说了一遍。

    骆思回过神来,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方岚起身经过薄易身边时,脚步刻意放的很轻,然而他似有所察,猛然睁眼,倏地握住她的脚踝。方岚缓缓蹲了下来,凝视着他,只听见男人睡眼惺忪,噙着微笑,声音沙哑地问道:“你会做我孩子的妈妈吗?”

    方岚微笑着,极尽温柔地摸着他带着血腥气的头发,轻声道:“当然。可是生了孩子之后,我可能就要全心照顾孩子,照顾不了你了。你答应我,你会好好照顾自己。”

    薄易唔了一声,闭了闭眼,又狠声命令道:“永远待在我身边。不准走。不然杀了你。”

    “我一直都在。一直都在。”方岚揉了揉眼睛,还是没忍住泪水,便俯身吻了吻他的唇角,“你是我最爱的男人。我永远都爱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