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连载小说网!

看连载小说网

章第九十五章 大结局

作品:总裁的古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随风清

    “我说夫人,这是纸花,恐怕经不起你眼泪的洗礼。”充当司机的许然好心地提醒道。

    对哦,这是尹少风亲手折给她的花,可不能这么给浪费。她要带回家,好好保存起来。很没骨气,对不对?她都想唾弃自己了。可是骨气能当饭吃吗?因为一个误会,就要跟心爱的人分隔两地,放弃属于自己的幸福,为那所谓的骄傲。不,这样太傻了!好吧,她承认她从来没有一刻忘记过尹少风。况且尹少风也已经改变了,不是吗?这些日子他也受够苦了!

    “夫人,这是谁折的?这么丑。”许然无聊地跟傲雪闲聊,当傲雪执掌公司时,他以为自己也跟着走,毕竟以夫人讨厌总裁的程度看,她应该会恨屋及屋,他这个跟总裁最近的,自然首当其冲。结果夫人连一个员工都没有辞退,人也很好相处,似乎跟他们以为的不太一样。

    “你家老板。”傲雪要笑不笑的。

    总裁?总裁做手工,不太可能吧?而且还让夫人哭得这么……这么开心。完全是恋爱中的女人才有的表现。难道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太好了,他最喜欢看大团圆结局,必要时候还可以帮点忙。虽然他家老板以前对他不是很好,但他知道老板是属于那种闷骚型的,他有点想念他的低气压了。

    “夫人,大事不好了。”许然冲进来总裁办公事,手撑着办公桌,白着一张脸对着傲雪。

    “许然,怎么?你家被火烧了。”傲雪好笑道,颇不以为意地签文件。她最近可是忙死了,好想找个人来帮忙!

    “夫人,不是我家,是你家……也不对,‘又再来’餐厅刚才打电话来,说总裁在修窗的时候,从楼上摔下去了。”许然激动地说着。

    “许然,你是在开我玩笑吗?他是尹少风啊,怎么可能?”傲雪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尹少风他有武功啊,怎么可能会摔下楼?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夫人,这种事可以开玩笑的吗?我怎么可能拿总裁的性命开玩笑,他现在在医院,等着……等着见您最后一面。”说到这里,许然说不下去了。

    傲雪一个站不稳,摔坐在地上。眼神开始涣散,脑袋里一片空白,一股酸痛的感觉涌上来,她好想哭,可她却发现自己流不出半滴泪。

    “夫人,你要振作点,总裁他还在等着你呢。你不能让他连走,都走得不安息。他说,他最放不下的只有你。”许然扶着她起来,摇晃着她,想把她的思绪摇回来。

    “我要见他,我要见他……”凌傲雪失魂落魄地跑出去,没注意身后的人换了一副脸色,脸上有着诡异的笑容。

    来到病房前,她却没有勇气推开门进去。天真的以为,只要她不进去,尹少风就不会死。他是尹少风啊,无所不能的尹少风,怎么可能会死?她在做梦,她一定是在做梦,梦醒了,一切都会回到原来最初的位置。

    “傲雪姐……”晓璇拉开门,扑到傲雪怀里,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个不停。

    所以是真的,不是她在作恶梦?

    “傲雪姐,阿风一直在等着你,你快点来看他。”晓璇拉着她来到病床前,看到了脸上带着伤,气息奄奄的尹少风。

    不,尹少风不会这样的,不会这样死气沉沉。她想念着他独特的温柔,眷念着他的气息……

    “雪,你……你来……了?”尹少风伸出手想够住她,却怎么也够不到。

    “我来了。”傲雪自动自发地伸出手给他握住。

    “你……你还是……来了,我……我以为……你不会……再来见……见我。”尹少风虚弱的模样揪痛了傲雪的心。他应该是充满自信,生龙活虎,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吓死的尹少风啊!不应该是现在这样死气沉沉。

    “我怎么不想见你,我要见你,我想见你,一辈子……”傲雪跪在他的床边,说出了内心最深处的话。到了此刻,她的眼泪毫无预警地滴落下来,落在了尹少风的手臂上。

    “别哭……你的眼泪会让我……心疼。”尹少风抬手拭去她脸上的泪珠。

    “不要再说了,医生呢?医生在哪里?”傲雪狂乱地叫喊着医生。

    “傲雪姐,没有用,医生刚才来过了,真的没用……”晓璇哭得说不下去,倚在门上痛哭。

    “不,不会的。我们有世界上最顶级的医生,一定可以把你治好的。”傲雪不知是在安慰他,还是在安慰自己。她只知道她不要他死,他死了,她怎么办?

    “如果我死了,你会为我伤心吗?”尹少风用眼神示意这些不识相正等着看戏的人离开。

    陈晓璇嘟嘟嘴和众人悄悄离开。好一个重色忘友,过河拆桥的人!她离开的时候顺手把眼药水塞进口袋里……

    “不准说死,你不会死的。你忘了你是谁了,你是尹少风啊,那个骄傲自大,无所不能的尹少风,你不会轻易认输的,不是吗?”傲雪压根就没发现全屋子只剩下他们两个。

    “我……我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尹少风了,是你忘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是了。”他总觉得傲雪会这样对他,似乎有什么隐情。

    “你是在怪我吗?对不起,对不起……如果我知道是要你以死作为代价,我死都不会答应她们玩什么‘大变身’。如果你死了,我做的这一切还有意义吗?我做的这一切是为了什么?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我,你不会落魄,不会去帮人家修窗,更不会从楼上摔下来。是我害了你,对不起……”她后悔了,早知道这样,她根本不会玩什么‘报复’的戏码。她会珍惜,珍惜每一个能和他在一起的时光。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她?在她以为幸福唾手可及的时候,又将幸福推得远远的。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如果是她有错,就报应在她身上,不要……不要拿尹少风作为报复她的工具。她会受不了的!

    “你……你肯……原谅我吗?我不想……不想带着遗憾,带着你的怨怼离开。”尹少风急切的语气令人怀疑。但伤心欲绝的傲雪没有发现。

    “我没有恨你,你知道,我不会恨人,更不会恨你。我所做的一切,不是真的恨你啊。恨太苦,太难了。我不要恨,我要的是你的爱。”傲雪的手指贪恋地划过尹少风的脸,她不要离开。她回来,就是为了找他,如果他不在,那她的存在还有意义吗?

    听到她的爱语,尹少风激动得差点掀开被子站起来。但是不能,要忍住!

    “不要哭,我喜欢看你笑……的样子。答应我,等我走后,你只可以伤心……伤心一下子,不可以……伤心太久。我要看你幸福,做……天下最幸福最幸福的女人。”装病人也不容易,光是断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是我……只有你才能为我织起幸福的梦。你说过,我们要一起活到老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不守诺言了吗?”她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除了尹少风,再不会爱上别的男人。她穿越时空而来,为的就是寻他。

    “你不要……不要这个诺言了,不是吗?”尹少风一副很痛苦的模样。

    “我要,谁说我不要。”什么爱恨情仇,跟尹少风的性命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只要他没事,她愿意拿自己的命去换。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这次有幸不死,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愿意和我执手到老吗?”尹少风眼里充满着冀望。

    “我愿意,我愿意。只要你没事,我们忘记那些不愉快,我们从头再来。少风,我求你,为我活下来,好不好?”她知道病人的意志很重要的。

    好,当然好了。目的达成,尹少风正想坐起来,制造一场诈尸的戏码。但是他还没来得及上演,就有个白目的女人闯进来。看来,他真是没演戏的命。

    “少风……”楚璃一听说尹少风出事了,立即赶来。在尹少风失踪的这段日子,她找了好久都没有消息,好不容易有消息了,却是这样一个天大的坏消息。

    她没有看到傲雪的存在,步履蹒跚地移到床前。昔日的美男子已经没有了,剩下的只有一个生命垂危,连明天都没有的人。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她还要当总裁夫人,她要当他的妻子!

    尹少风最不想见的人就是她了,是谁泄露的消息。他要宰了那个人!总之,装死就对了。他决定装晕倒,来个眼不见为净。他相信傲雪有能力解决,择日不如撞日,楚璃的问题就在今天一次解决。

    “少风,我来看你了,你睁开眼看我一眼。”无论尹少风再怎么对她无情,始终是她所爱的人。

    “楚璃……”傲雪开口叫她。有些事是该到了说清楚的时候。

    “凌傲雪……”哭得妆都掉了的楚璃这时才发现傲雪也在这里,为什么她连哭都哭得让人想怜惜她,她是天生的公主,就是再失态她依旧耀眼得让人不敢直视。到了今天,她才看清她与傲雪的距离,不单只是家世,她的心也比她干净得多了。从什么时候,她的心变得那么丑陋?为什么她会变成这样?

    “我们曾经是朋友,对吧?”傲雪淡淡地问道,没有怨恨,也没有感情。

    楚璃点点头。她无法否认,傲雪是个很好的朋友。尹少风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好争的?

    “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会因为一个男人闹得这样不可开交。强求一段不属于你的感情,你真的觉得幸福吗?楚璃。”傲雪意味深长地对她说。楚璃本性不坏,但是思想太过偏激了。总以为上天对她不公平,什么都要争,什么都要抢。

    “只要他肯爱我,我会很幸福。我不是贪图他的钱,就是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也爱他。”尹少风是她真心想爱的人。

    “可惜他不爱你,你很清楚。你何苦一定要陷入这道三角习题呢?苦了自己,也让别人不好过。”如果楚璃肯放手,一切就好解决多了。

    “他爱的人是你,你当然可以这么说。我知道,你想独占他嘛。”

    “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就是我想独占他也没什么不对吧?”瞧瞧,整个就是争风吃醋的台词。以前她绝不会说这种话,但为了尹少风,她想试一次,和楚璃平心静气谈一次。

    “我知道你们是夫妻,用不着在我面前显摆。就算你们是夫妻又怎么样,他不是照样可以为了我,逼你堕胎。”

    “你我都清楚,那不是真相。真相是……你骗了他,骗了我,也骗了你自己。”傲雪的眼神似乎要看穿她内心深处的灵魂。

    “你说……说什么?”楚璃一张脸白得可怕,惊慌地往倒退。

    “你肚子的孩子……”傲雪将视线移到楚璃隆起的肚子上,语不惊人死不休:“不是尹少风的。而是那个叫王梓蔚,对吗?”

    “不是。”楚璃急急地否认。“不是这样的,我知道你不愿意承认这孩子是少风的,但是你也不能这么污蔑我。”

    “我有没有污蔑你,你比我清楚。你只是在自在催眠,你催眠着自己孩子是少风的,催眠到连自己都以为是真的,可是在你的内心深处,你却又十分清楚事情的真相。有时候,连你也迷茫了,对吗?”傲雪剖析着她的心理,比她还了解自己。

    “不是,不是……”楚璃的头摇得跟波浪鼓一样。

    “需要我拿出更多的证据吗?你说你跟尹少风发生关系,是在他生日那天。那天他的确遇到你,你们……你们的确去饭馆,但是你很快就下来了。所以你不可能怀有他的孩子。”

    “你调查我?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你和王梓蔚是青梅竹马,他爱你爱了很久,你那天会放下尹少风匆匆离开也是为了他,对吗?他出了车祸,你不要告诉我是巧合。楚璃,到这一刻你还弄不清自己真正爱的是谁?人总是很奇怪,执著于得不到的,却总是忽略了自己真正需要的。追逐一个永远不会爱你的人,却放开一个对你情深义重的人,值得吗?”

    值得吗?真的值得吗?她只知道当初她听到王梓蔚出了车祸,她整个人都慌了,慌到连尹少风都忘了。难道她真一直爱错人了吗?尹少风对她视若蔽屐,只有梓蔚怜她,惜她,可她却从来没有珍惜过他的心。

    “楚璃,我想我欠你一句道歉。”‘尸体’突然起来说话了,反观傲雪倒是没什么反应,楚璃可就吓坏了。

    “你……”他不是受伤伤得很严重吗?怎么像个没事人一样?

    “楚璃,对不起。”尹少风一脸诚恳。“我知道我以前对你的态度很不好,糟蹋你的心,对你说过很多无情的话。让你把所有恨,所有怨都怪在了雪的身上。我在这里向你道歉。”

    尹少风跟她说对不起,他跟她道歉。所有的恨,所有的怨很奇怪地消失无踪,原来……原来她只是想争一口气,原来她气的不是天,不是傲雪,不是富贫的差距,而是尹少风的高高在上,是他的绝情。她终于弄清楚了,她对尹少风只是一件得不到的不甘心。而有一个男人很爱她……

    这段日子的经历让他学会了用另一个角度去看事情。

    “我对你的伤害,我道歉。但是……你伤害傲雪,我不能原谅你。”尹少风他恩怨分明,是他的错,他不推诿。伤害傲雪的人,他也不能原谅!

    楚璃看着他,眼神清澈纯净:“有你的道歉就够了。”转向傲雪,楚璃眼里有着愧疚:“我没办法笑着说祝福你们,但是我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了。”

    走出房门的那一刻,她释然了……或许在很多年以后,在路上偶遇,她们能笑着点个头,打个招呼。这就足够了!

    当楚璃渐渐退出他们的视线时,心里的石头重重落下。他们的爱情不会再伤害到别人了吧?

    “看到我醒来,你怎么没半点惊讶?”看到他死而复生,好歹来点喜极而泣。她的表现让他怀疑,刚才她的真情告白根本是他的幻想。

    “从楚璃进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在装。”哪有这么凑巧,楚璃一进来他就晕?要不是太伤心,太心急,她怎么会被这种小把戏耍了?果然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我的雪最聪明了。”尹少风抱住她。

    “放开我。”傲雪挣扎着。

    “不放,死都不放。你刚才的承诺,你不会是想反悔了吧?”

    “我没有。”傲雪急急地否认,她才不是那种的小人。

    “那你就是愿意和我执手到老喽。”

    傲雪红着脸点点头。

    太好了,他终于挽回傲雪了,傲雪终于原谅他了。他要昭告天下,他要昭告世人,傲雪回来了,回到他的身边。太大的幸福反而让他觉得不真实。依傲雪先前那么强硬的态度怎么会这么轻易原谅他。

    “对了,你刚才说的‘大变身’是什么?”他没和楚璃发生关系,让他心中的罪恶感消息了不少。但他始终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那是他一辈子的痛。

    “其实……”傲雪有点吞吞吐吐。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很恨你,恨你的绝情,恨你的疑心。但是……正如我说的,恨一个人很难,很苦。我不想恨你,也没办法恨你。会和尹氏作对,会夺权,纯属只是想让你受苦。我暗示过你的,我说过,‘或许真的得到了一无所有的时候,你才会明白,你尹少风并不是神。’你因为有个不快乐的童年,所有你否定一切,变得不信任任何人,变得让人难以亲近。就算这次这关我们过了,难保你的疑心病什么时候会冒出来,我的心承受不了第二次。所以,我的姐妹淘们让我打着报复的幌子,逼得你走投无路。只是我没想到,你会被好心人收留,真的变了不少。你知道我见了有多开心吗?我开始相信,我们真的执手走下去。”

    尹少风紧紧地抱住她:“谢谢你,谢谢你为我费尽心思,谢谢你没有放弃我,谢谢你让我知道原来我这么恶劣。”他尹少风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好事,竟能娶到这么好的妻子。

    “你也没有那么恶劣啦,总体上还算是个痴情的人。”一个从不会说谢谢的人,居然连说了这么多个谢谢,这世上果然有奇迹。

    尹少风笑了,这个女人,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放手了。

    “少风,你什么时候回公司?”傲雪倚在他的身边,状似闲聊。能在他的身边,感觉真好!她终于不用再折磨他也折磨自己了。

    尹少风的身体突然僵硬。

    “少风,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我打破了你的商业传奇,败在我的手下让你觉得很没面子。对不对?其实你根本不必这样想,我用的手段很卑劣,用你对我的内疚打压你,若是真刀真枪,我铁定不是你的对手。”尹少风其实很大男人主义的。

    “我在‘又在来’过得很好,日子很简直。说实话,我有点贪恋那里的宁静。”

    傲雪假怒,推开他:“好吧,那就让我公司两边跑,忙到趴下,忙到累死好了。”

    “好好好,我去上班。”现在傲雪是老大,说什么是什么。让他上刀山,下油锅都行!

    “可是要怎么向外界说?”

    傲雪嘻嘻地低笑起来:“你没发现报纸、电视都没有报导尹氏易主的消息吗?这么大的事不闹得沸沸扬扬才怪。”

    “我没去看。”他是故意忽略的。

    “我根本不是真的要夺你公司,当然不会傻到昭告天下了。公司里的人以为他们的总裁只是出差了,那些董事,我也让他们封口了。所以你还是尹氏的总裁,而我,是他们的总裁夫人!”

    这个处处为他着想的女人,他以前怎么会怀疑?真是被猪油蒙了心。他要是再放手,那他就真的是天下第一号大笨蛋了。

    ‘又再来’餐厅里的人无聊地打着苍蝇,一个个有气无力的。

    “那个死阿风,太没人性了吧?枉我们费尽心思帮他挽回心上人,结果呢,一挽回心上人,就过河拆桥,连声再见都不说就走了。枉费我还把他当哥们呢。”小猪趴在桌上,猛发牢骚。

    “还哥们呢,最初对他成见最深的不就是你。”不出意外,小猪的头又被陈晓璇偷袭了。

    “那不是我以为他喜欢你吗?你见过哪个情敌见面不眼红的。”小猪可理直气壮呢。

    “什么情敌?我又没说喜欢你,而且人家阿风爱的是我的干姐姐。”

    “你们俩别吵了,我好想阿风哦。”大胖狂呼道。他们俩感情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小猪和晓璇眼睛直冒问号。

    “阿风那孩子也真是惹人疼。”陈奶奶也加入阵营。

    “人家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了,我们总不能强逼着他窝在我们这个小地方吧。我看得出,他非池中之物。”陈又民一副看透世事的样子。

    “那他至少得跟我们说声再见吧。这样不辞而别未免太过份了。”陈哲聪愤愤不平。

    “我好像听到有人在骂我。”熟悉的嗓音传遍餐厅,大家都兴奋地看向门口。门外站着一对高贵得像天神一样的俊男美女。

    “阿风……”所有人都凑上去。

    “哇,阿风,你发财了?穿得这么炫。”小猪羡慕地说道。这身衣服像是专门为阿风量身订定,本来就已经气势不凡的阿风穿上这身衣服更显得宛若天神般高不可攀。他像王者,像贵族。

    “傲雪姐,你父母终于承认阿风了?”陈晓璇始终觉得自己为他们编的故事是真的。不然阿风怎么会从一个土包子摇身一变变成像是商业强人?

    两人相视一笑。

    “我们想在这里办个烧烤会,可以吗?”尹少风说明来意。

    “当然可以。你们想开多久就多久,今天我们暂停营业。”

    “我们带来了几位客人给你们认识。”尹少风笑得十分古怪。

    门外开来了好几辆豪华轿子,阵容大得让人看着眼花缭乱。一群人看着全傻了,他们小乡村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面了?到底什么大人物来了?

    首先下车的是风采不减当年的尹俊延和美丽依旧的沈媛。他们一下车就直往这边来,与陈又民握手。

    “您就是这间餐厅的老板陈先生吧?这些日子,犬子承蒙照顾,给您添麻烦了。”在陈又民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尹家父母已转向最德高望众的陈奶奶。

    “陈家奶奶,少风经常在我们面前提起您。您真是一位慈祥的奶奶……”尹俊延说起好话来,也是甜死人不偿死的。不然你以为他当初是怎么骗到沈媛的。

    一群人继续呆滞之中……

    第二个下车的是凌家双亲。凌峰旭挽着高贵的妻子徐步走来,同样先向一家之主的陈又民握手:“陈先生,很高兴认识您。谢谢您为我们找个一个好女婿。这是我内人!”

    有谁来告诉他们这是怎么回事?这些像是从电影中走出来的人物是谁?他们怎么会认识他?是有什么商政名流来这里办舞会吗?但是他们怎么会选这个小地方?

    突然陈晓璇发出一声尖叫:“啊……我好像看到了影视明星曾柔耶。”

    “曾柔?”几个年轻人狂叫。

    “你说的是影后曾柔?别傻了,那可是大明星,怎么会来咱们这样小地方?”曾柔可是他的偶像,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和大明星曾柔合照。

    “不对不对,我看到的好像是天王巨星杜少熙。”陈哲聪眼尖地发现另一对俊男美女也向这边移进。今天是什么日子,一下子来了这么多重要级的人物。餐厅有出名到这个地步吗?

    “杜少熙?更不可能啦。”有人立刻否决掉他的异想天开。

    可是那个走过来的美男好像真的是杜少熙耶。

    很快,杜少熙和曾柔相偕来到他们的面前,露出招牌式的笑容:“大家好。”

    有人已经开始站不稳了。两个巨星来到他们店里耶,他们不是集体做梦吧?

    “你们看,那个女孩像是钢琴公主尹少婉。她怎么也来了?”这回他们的惊讶倒不是太强烈。脑细胞已经慢慢接受这些非富则贵的人物。

    “还有那个跟着她一起的男孩是天才画家仲宇。”到了此刻,他们的语气已经波澜不惊,近乎一种认命的调调。

    当所有人都聚在一起的时候,在一旁浅笑的尹少风和凌傲雪也站了出来。他们原想意思意思聚在一起就好了,让他的朋友们见见他的家人。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吃惊。

    “阿风,这是怎么回事?”陈又民问道。这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

    “我来介绍。”尹少风指向自己的父母:“这两位是我的爸妈,尹俊延、沈媛。这两位是岳父岳母,也是傲雪的爸妈,凌旭峰、叶赫筠。这两个,你们应该认识,我的挂名大哥和未来挂名大嫂,杜少熙、曾柔。至于这两个,我妹妹和这个也许是我妹夫,尹少婉、仲宇。”尹少风一下子将人物解释清楚。

    “很好,解释得很清楚。那阁下是哪位啊?”这些名字如雷贯耳,听着很熟悉。

    “我好像还不告诉你们我的全名。鄙姓尹,全名尹少风。”

    “尹少风?这名字听着很熟耶,哥,你有没有听过?”晓璇觉得这名字像是在哪听过,可就是想不起。

    “我也觉得很熟悉。啊……”陈哲聪鬼叫了一声,指着尹少风:“你……你……你不要告诉你就是那个尹氏集团总裁尹少风。同名同姓吧?”可是不会连爸爸妈妈、岳父岳母都同名同姓吧?他跟尹氏集团的总裁同住一屋檐下住了一个月,说出去谁信啊?

    “正是在下。”尹少风还耍起幽默来了。

    “那傲雪姐不会就是你的妻子,那个最近名声雀起的凌氏帝国总裁,尹氏的总裁夫人,圣尔维亚王国的小公主吧?”她居然认了一个总裁当干姐姐,这时惊吓比惊喜更多。

    “我不像吗?”间接承认。

    一群人绝倒,并有长眠不醒的打算。尹氏集团在他们这边打工,他们还把他当服务员使唤。难怪他连最简直的端盘子都不会,这下他们可以理解了。

    一声震天动地的哭声惊醒了他们,使得他们个个火速爬起来,这回又是哪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别看他,他也不知道。尹少风一脸疑惑。

    没错,那孩子的确是个大人物。另外那四位一直保持风度的老人一见孩子,还管他什么见鬼的风度,像捡到黄金一样一股脑往孩子围去。

    “这孩子是谁的?”尹少风一问,立即招来一堆白眼。

    “还问是谁的?不就是你尹少风的吗?”尹父不客气地说道,典型的只要孙子不要儿子。

    “我的?他……”尹少风疑惑的眼神最终落在了傲雪身上。

    “你儿子。”傲雪直接给他这个答案,一边思索着该怎么逃跑。“不然你以为你在这里这么久为什么没人管你,当然是有孙子就懒得理儿子了。”

    所以说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只有他这个做爸爸最后一个知道。亏他还内疚那么久……

    “凌、傲、雪……”

    傲雪运用轻功,以最快的速度逃命。尹少风在后面狂追不舍,他一定要把小妻子捉回来打她的小屁股一顿才能解心头之恨。当然,最后极有可能屈服在温柔乡里面。

    众人看着这追逐的画面都会心地笑起来。杜少熙搂住曾柔,甜言蜜语说个不停,曾柔在他怀里娇笑着。少婉和仲宇则十指紧握,他们或许不久之后就要分离,但他们都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再相遇的。宝宝打个一下呵欠,两耳不闻窗外事,睡他的觉就对。小小年纪,境界已经很高了。

    一切雨过天晴,幸福就在眼前……

    ‘又再来’餐厅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明天他们要集体上庙中收惊……

    少风,宝宝要叫什么名字?

    哼,我不知道。我是最后一个才知道宝宝的存在,哪时候轮到我来起名字?

    少风,你就不要生我的气啦……

    哼

    不如……我们给宝宝生个妹妹怎么样?

    这时再大的气都消了,还是先扑上去最重要。要生妹妹,当然要努力一点喽!

    满天的星星闪啊闪的,似乎也在害羞……

    这一夜,好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