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连载小说网!

看连载小说网

099 不厚道地结局局了

作品:农女,为夫还想生包子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妖莫

    “嗯。”

    感觉肩上一重,南秋瞳笑着抓住了落在肩上的那一只手。

    不知不觉她已经回来两个多月了。该说这古代的中药药效太好了还是云逸自身的问题,总之云逸的状况比最开始好太多了,发作的次数越来越少,也没有最开始那么严重了,再有一个月就应该完全无碍了吧。

    她自己的身体也调理得差不多了,但是月子里折腾的那么一下,这烙下的病或许是无法痊愈的吧,不过都是些不打紧的事,南秋瞳也不是很在意,以后注意点就没什么问题。

    “还是别吹风了。”

    “好。”南秋瞳一扭头,笑着向展云逸伸出手,要抱抱。

    “越来越懒了。”展云逸好心情地抱起南秋瞳,一转身,却不知道要带着南秋瞳去哪啊。

    在这二十层上呆了两个月,要不是有秋瞳陪着,他早就要无聊的发霉了。

    “呃……”南秋瞳也有些无奈了,“你还是放我回去吧。”她宁可吹点凉风然后难受一下,也不愿意再无聊得长草了。

    “不行。”展云逸果断否决。

    “我要看风景!”南秋瞳看着展云逸,不满鼓着腮帮子。

    “不行,要是凉着了又该难受了。”

    “这都什么时候啊?凉什么凉啊。我不管,我要看风景!”

    “听话啊,为夫弹琴给你听,乖啊。”展云逸诱哄道。

    这两个月,他别的事情上倒是没什么长进,唯独这琴技,都要赶超琴师了。

    “不听不听!”南秋瞳晃着腿耍赖。

    “好好好,看风景看风景,你别再乱动了!”即使身体恢复得七七八八了,这么长时间的折腾也让展云逸的身体比之前虚弱了许多,南秋瞳要是折腾起来,他可是就稳不住了。

    “嗯。”南秋瞳笑着点头。完胜!

    无奈地摇摇头,展云逸又将南秋瞳放下了。

    南秋瞳一直都是满脸灿烂的笑容,重新坐回贵妃榻上,看着展云逸去衣柜里拿出一件稍微厚一点的披风,再折回来。

    南秋瞳挪了挪屁股,给展云逸腾出个地方。

    展云逸坐上贵妃榻,用披风将两个人都裹住。

    南秋瞳动了动身子,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窝好。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整个世界只剩下风声和雨声混杂在一起,没有什么规律,却比任何韵律都让听者更加舒心。

    这两个月来,南秋瞳过了她两世以来最闲适的生活,不需要考虑人际关系,不需要为金钱奔波,只和自己最爱的那个人一起,或对弈一局,在棋盘上享受相互竞争的刺激,或抚琴一曲,在韵律中寻找心有灵犀的默契,或者像这样,什么都不说,只是相互依偎着欣赏同一种景色,沉浸在默默无语间最是温情的时刻。

    南秋瞳知道,自己是幸运的。

    漫长而又短暂的人生中,我们会遇到很多人,要找到一个愿意与你生死与共共同拼搏的人很容易,但是要找到一个能放下一切陪你听风看雨赏花开花落的人,却是极其不容易的,找到一个相爱的人容易,但是要找到一个可以让你为之不顾一切的人,却是不容易的。

    而她遇到的这个,既可以陪着她拼搏,做她的前锋和后盾,又可以随时放下一切,陪着她闲云野鹤。他们两情相悦,又可以为了彼此不顾一切。虽然现在看起来,说不顾一切有些太夸张了,但这是南秋瞳的一种自信,一种与深情相伴的绝对自信。

    她在一个奇迹中遇到展云逸,却并没有与他共同谱写出一个传奇。

    这一世没发生过什么传奇,他们的日子可以说是平淡如水,没有患难之中见真情的感动,也没有生死与共不独活的悲壮,可这依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感情在这平淡之中一点一点累积,随着时间沉淀,每一天都更加深刻,每一刻都更加浓郁。

    曾经以为,情再深,她也是个以事业为重的人,因为想要独立,事业是很重要的,她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依附于男人的女人,即使再困难,她都要维护自己的这份独立。

    可是现在,这两个月来,她的全副心神都在展云逸的身上。如何才能减轻他的痛苦,如何才能让他保持一个愉悦的心情和良好的心态,如何才能让他尽快痊愈。这是她每一天考虑的所有事情,店铺、事业、金钱,所有外界的一切都仿佛与她不再相关,她的世界不断缩小,由本家变成云逸楼,由云逸楼变成这二十层,再由这二十层变成云逸在的地方。

    她也有犹豫过,也有迟疑过,也有考虑过是不是应该再担心一下自己的事业。

    可是她堕落了,堕落在这个男人用柔情编织的温暖中,她心甘情愿地为她放弃自己的一切。

    这个世界上,人是最重要的,金钱、权利始终都敌不过一个人,敌不过那些你所珍视的人。

    “你们两个要是没什么大碍了,与其浪费时间看风景,不如来帮帮我们如何?”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南秋瞳一跳。思绪拉得太远,她都没发现有人来了。

    侧头一看,竟然是几个熟人……算得上是熟人了吧。

    “楚轻寒?”展云逸倒是早就察觉到有人来了,只是没想到是这么几个人。

    “我说南秋瞳,你可真是有良心啊,我们累死累活的,除了要参加五联商会,还要为你的店铺费尽心思,你倒好,跑回来跟相公卿卿我我了啊?”唐一柳一身火红,因是冒着雨过来的,身上多少湿了点。

    “店铺?你们在做?”南秋瞳眨眨眼,有些惊讶。

    “本公子可是连地方都给你选好了!”巫马岚大大咧咧地一坐,瞪着有些惊讶的南秋瞳。

    有什么好惊讶的?他们可都是五大家族的继承人,说的话那都是一言九鼎的!答应她了还能反悔不成?

    “什么店铺?”这群人出现得太突然,展云逸许久没有活动的大脑有些迟钝了。

    “秋瞳想要在其他地方开店。”见展云逸面色红润,似乎是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展云重这心,才算是彻底放下了。

    “怎么没跟我说?”展云逸微微低头,有些不满地看着南秋瞳。

    “我忘了……”南秋瞳无辜地眨眨眼,她是真的忘记了啊。

    “哼!”睨了南秋瞳一眼,展云逸又转向来访的几个重量级人物,“真是不好意思,让几位费心了。”

    嗯?唐一柳、楚轻寒和巫马岚挑眉,相互对视了一眼。这小子这句话说得,是在宣示主权?

    “对她没兴趣。”楚轻寒嫌弃地看了南秋瞳一眼,澄清一下。

    你说没兴趣就没兴趣?没兴趣你们这些大忙人为什么都亲自过来了?说你们没企图,谁信啊!展云逸的脸上依然是礼貌的笑容,可是早就开始腹诽了。

    “对了,风霖呢?”五联商会应该还没有结束,那这几个人应该是一起来的吧?怎么风霖没有了。

    “他半路下了马车,说是有个地方要去,一会儿就来。对了,你地方是哪来着?名字那么俗气!”唐一柳看向楚轻寒。

    “香花楼。”这个名字唐一柳一路上叨咕了无数遍了,一直抱怨这个名字俗气,怎么这个时候倒是他自己先忘记了。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你们说俗不俗?”

    “俗,特别俗。”南秋瞳、展云逸和展云重三个人对视一眼,然后展云重退了出去。

    “嗯?怎么回事?”巫马岚是对着门坐的,自然是将展云重的表情和动作都看在眼里了。

    “私人恩怨。”南秋瞳扭头,微笑。

    “需要帮忙吗?”巫马岚眼睛一亮,摩拳擦掌。

    “不需要。”展云逸果断地拒绝。

    “对了,南秋瞳,你儿子呢?拿来让我玩玩。”唐一柳突然想起了好玩的事情,兴致勃勃地看着南秋瞳。

    “滚!”南秋瞳当下就怒了。当她儿子是玩具吗?还拿来玩玩?欠揍!

    “别这么小气嘛。”

    这是小气吗?谁能大方到把自家孩子送给人玩啊?谁啊?谁?

    “宝宝在老祖宗那,想玩就自己去要。”他儿子他自己都还没见过呢!展云逸不满地瞪了唐一柳一眼。

    “呃……那还是算了吧。”展家的老祖宗他们都有所耳闻,听说是个很严厉的老太太。

    “对了,青乐呢?”

    “青乐……呢?”唐一柳眨眨眼,还是看向楚轻寒。

    这头猪!楚轻寒额角青筋微微暴起。

    “青乐在进城前离开了,也是说有事情要处理。”

    “嗯?”南秋瞳挑眉,跟展云逸对视一眼。

    虽然说香花楼、风霖和青乐是毫不相关的,看起来毫不相关,那么现在,她是不是可以将这毫不相关的联系到一起去了呢?也就是说,风家……

    南秋瞳微微皱眉。若真是风家,那还真有些麻烦了。

    风家是五大家族中唯一一个有靠山的,与皇室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很多时候,风家的动向代表着皇室的态度,一直都是其他四大家族的一个判断依据,判断自己的行为有没有踩到皇室的底线。

    “别急,先看看风霖的态度。”展云逸伏在南秋瞳耳边低语。披风之下,展云逸握着南秋瞳的手紧了紧。

    即使风家是依附着皇室的,风家之下的本家和几个分家态度也是不同的。

    “嗯。”关于这点,南秋瞳也明白,所以现在,只能等,等展云重带回来的消息。

    “你们来打什么暗语呢?风霖……风家怎么了?”唐一柳耳朵尖,即使展云逸将声音压得很低,他还是听见了。

    “跟你没关系。”南秋瞳不耐烦地瞪了唐一柳一眼。

    唐一柳一愣,然后摸摸鼻子。干什么干什么啊?他不就是好奇吗?瞪他干什么?他不过是想帮帮忙而已。若是风家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他和乐意帮忙铲除风家的。他是说真的。

    早就看风家不顺眼了,明明是个商人,偏偏要依附皇室,虽然在商界地位可高,可是名声却很差,背地里每个人都在贬低风家,将风家说得像是皇室的走狗一样,真是给他们五大家族抹黑。

    他们五大家族是什么人?那可是整个左云国商业的龙头,是顶梁柱!他们需要通过自己的判断做出能顺应左云国国情的决定,而不是符合皇室利益的决定!

    “需要帮忙就说。”难得的,楚轻寒主动开口了。

    他也是看风家不爽很久了。

    “就是就是,我们现在都是你的后台,有什么事就跟我们说,保准罩着你!”巫马岚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嗯?这都是什么意思?集体对风家不满了?她倒是觉得风霖人还可以啊。

    “风家跟皇室。”展云逸贴着南秋瞳的耳朵轻声说道,用的还是气声,气多声少。

    “干什么呢?”南秋瞳一缩脖子,捂着耳朵不满地看着展云逸。

    “我怎么了?我干什么了?”展云逸眨眨眼,那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南秋瞳瞪眼,手微微一动,在展云逸腰侧一掐一拧。

    展云逸的表情立刻就变了。这女人,下手真狠。

    “哼!”冷哼一声,南秋瞳得意洋洋地扭回头。

    “呵。”轻笑一声,展云逸抱着南秋瞳的手又紧了紧,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缩得更短了。

    “喂喂,别再往一起黏糊了啊,你俩都快黏一起了。”唐一柳觉得南秋瞳和展云逸之间的气氛都已经甜到发腻了,真让人觉得恶心。

    “黏一起才好呢。”厚脸皮的展云逸嘿嘿一笑,完全不将唐一柳的嫌弃放在眼里。

    再说了,唐一柳的嫌弃,跟他有什么关系?

    南秋瞳也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撇撇嘴,自在地窝在展云逸怀里。

    唐一柳嘴角抽了抽。他错了,他不该指望这两个人能避嫌一下。这两个脸皮超级厚的人,知道什么叫避嫌吗?知道吗?知道吗?

    “店铺,你想怎么办?”楚轻寒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他们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商量完呢。

    “店铺?”南秋瞳歪着脑袋想了想,“既然是在你们的地盘上做,那就由你们决定吧,我不太了解你们那边的情况不是。”

    一句话就把事情完全推给他们了?是不是真的啊?几个人傻眼了。

    “至于厨子,我会直接派过去的,这个你们放心好了,不会出现问题的。”南秋瞳自以为很通情达理地说道。

    “得了,我们都商量好再来找你吧。看你现在这样子,也是没心情管店铺的事情了。”巫马岚抓抓头发,十分无奈地说道。

    “那干脆别做了得了。”唐一柳摊摊手。

    “你们要是舍得那个利润你们就不做啊。展云重应该是详细跟你们说过了吧?一家店都是这个样子,你想想要是多开几家……呵呵。”

    “啧,真是上当了。”唐一柳撇嘴。

    “既然没什么可谈的,那走了。”楚轻寒脸色有些不悦,起身大步离开。

    “呦呦,楚少爷郁闷了啊。”唐一柳跟着起身,笑着跟上。

    “那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了。”巫马岚站起来,非常绅士地一拱手,然后跟着离开。

    “他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眨眨眼,南秋瞳茫然了。

    “可能……是来看你的吧。”

    “你确定不是来看你的?”明明生病的是他好不好?

    “呃……可能是来看儿子的。”

    “嗯,有可能。”

    一觉醒来,展云逸有些难受,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一样,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展云逸睁开眼睛,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眼珠子一转,展云逸在看见胸口处的“重物”时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眼睛瞪得老大。

    这谁那么不讲究?怎么把一小屁孩放他胸口上了?

    胸前睡得香甜的奶娃娃慢慢睁开眼睛,不偏不倚,正好跟展云逸对视上了。

    展云逸一愣。这小不点长得还真好看,忍不住伸手戳了戳面前的包子脸。

    小包子没反应。

    展云逸再戳戳。

    小包子还是没有反应。

    这孩子,不会是个傻子吧?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展云逸又伸手戳了戳。

    小包子一偏头,迅速而精准地咬住展云逸的手指。

    暖暖湿湿的触感让展云逸的心瞬间化成水一样。

    南秋瞳倚门而立,看着玩得不亦乐乎的一大一小。

    玩了一会儿,展云逸的眼睛突然就瞪得老大,然后惊恐地看着胸口上也是不亦乐乎的小包子。

    这……这……这只不会就是他儿子吧?

    “嗯,就是你想的那样。”门口的南秋瞳笑了笑,走到床边。

    “他、他、他、他怎么在这?”展云逸的舌头都要打结了。

    “我抱来的啊。”南秋瞳伸手将小包子捞起来。

    “喂喂喂,你轻点轻点!”展云逸蹭地一下坐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样子。

    南秋瞳看了看手上擎着的小不点,再看看一脸慌张的展云逸,坏坏一笑,将小包子塞进了展云逸的手里。

    “怕我弄疼他你就自己来啊。”

    “喂……喂喂,秋瞳,我不行啊!”展云逸更加慌张了,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啊!”小包子突然不满地叫了一声,然后挥动着短短的小手,却不小心拍在了展云逸的脸上。

    “噗!”南秋瞳一愣,然后乐了出来,“喂,你被你儿子教训了,还不好好抱着?”

    “可、可是、我、我不会啊……秋瞳……救命啊!”

    “啊?”小不点咬着自己的手指看着南秋瞳。

    “别咬手指。”将小不点的手指从他的嘴里抽出来,南秋瞳好心地解救了展云逸。

    “呼。”展云逸松了一口气,养倒在床上。

    “啧啧,你还真是赶不上展昊啊。展昊现在都会给小家伙换尿布了呢,你连抱都抱不好。”南秋瞳撇撇嘴,一脸嫌弃地瞄了眼展云逸。

    “什么啊?我是第一次好不好!之后我肯定比展昊厉害的!”展云逸又坐了起来,不服气地等着南秋瞳。

    “别吹牛了。”

    “不信咱们走着瞧!”

    “走着瞧就走着瞧。”

    “说起来,宝宝出生的时候我都不在呢。”眼珠子一转,展云逸突然遗憾地说道。

    “嗯。”

    “你有身孕的时候我也不在呢。”

    “嗯。”

    “你说我这爹当的,失去了多少乐趣啊。”

    “嗯。”他又在打什么主意?

    “所以娘子啊,我们再生一个好不好?”展云逸眨着星星眼,一脸期待地看着南秋瞳。

    南秋瞳挑眉,盯着展云逸看了一会儿。

    “好不好?好不好?”

    南秋瞳黑线。这货要是有尾巴,尾巴得摇断了。

    “好不好啊娘子~~~~~~~”展云逸开始撒娇。

    “不好。要生你自己生去。”她可不想再吃次苦头。

    “为夫一个人没有办法啊。娘子配合一下啦~~~”

    “宝宝,咱们找奶爹去。”翻了个白眼,南秋瞳抱着小不点转身就走。

    “诶?诶诶?亲爹在这呢,找奶爹干什么?”展云逸从床上跳起来就去追南秋瞳。

    什么样的人生才算是完美的?名扬天下?腰缠万贯?

    南秋瞳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身后追上来的男人。

    这不就是完美的人生吗?

    得此一生,幸也。

    ------题外话------

    又是一个匆忙的结尾,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的。(应该已经有人习惯了吧,嘿嘿)。不过这文是真心不擅长写啊……写成这样真实对不起大家啊……一直也在想,弃坑和急结尾到底哪个更不厚道一点,至今也只选择过急结尾,所以这次依然如此。各位看官多多见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