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连载小说网!

看连载小说网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心中有鬼

    可是萧怀英这混账居然又来污蔑安阳郡主,若他凤凌此刻还能再忍,那他便不是男人了!

    凤举就在凤凌身边,分明可以第一时间阻止他,但她却没有。

    在这种情形下动手并不明智,但萧怀英此人,该揍!

    “凤九!你干什么?”

    忠肃王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凤凌便已经将萧怀英从他身后扯了出去。

    好在凤凌是有分寸的,揍了萧怀英一拳便停手了。

    他很清楚,若是他真将萧怀英揍得连爹都不认得,无论是什么原因,最终都会变成自己无理了。

    只不过这唯一的一拳,可绝对不轻。

    萧怀英从地上爬了起来,嘴角已经在流血,他舌头动了动,感觉嘴里有什么东西,吐到手上一看,居然是自己的一颗门牙被打掉了!

    “凤九,你、你……”

    萧怀英气得一阵头晕目眩,可他不敢靠近凤凌。

    凤凌是北燕的将军,是战神慕容灼的得力臂膀,骁勇剽悍可想而知。

    可他自己又算什么?一个养尊处优的酒囊饭袋、绣花枕头,上去只有挨揍的份。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外面围观的人都有些怔愣。

    上官迁盯着萧怀英走风露气的门牙缺口,嘴角抽搐,差点没忍住笑出来,好不容易才忍住。

    他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高声道:“公堂之上,不得咆哮动手,成何体统?”

    萧怀英却抓住机会对忠肃王道:“父王,您可看见了,他这分明就是在心虚!兄长一定是他杀的,他们都是串通好的!”

    萧子娴皱眉,郑重道:“我今日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谎话,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善终!”

    清亮的嗓音,掷地有声。

    凤凌心头像是被这声音猛地击中了,剧烈地颤动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不能让一个女子挡在他面前为他据理力争。

    于是,他克制住怒火,盯着萧怀英冷声道:“前有玉奴和莫娘为证,后有安阳郡主之言,证词确凿,你却均视若无睹,一口咬定证人都在撒谎,但你却毫无证据,如此空口白牙,你分明是想歪曲事实。一味胡搅蛮缠,莫非是你心中有鬼?”

    公堂之外,议论声越来越大。

    “是啊!证人携雨之言本身就不足为信!”

    “即便是那两个风尘女子不可信,但安阳郡主身份尊贵,总不至于牺牲自己的名誉来这种场合撒谎。郡主虽然倾慕凤九郎,但她与忠肃王世子可是同为皇族。”

    “此案疑点重重,我看这王府二公子从方才开始便有些古怪……”

    嘈杂的议论传入萧怀英耳中,让他顿时心里发虚。

    “凤九,你休要胡言乱语!这些暂且不提,但你是被当场抓住的,当时你手中还握着凶器,还有我兄长心口的致命伤,这才是真正的证据,你能抵赖吗?”

    提起此事,萧子娴便有些自责。

    (不早了,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