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连载小说网!

看连载小说网

九第一百九十三章 鬽乱

作品:创神坛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天边浮尘

    “想不到你一个外乡人也了解我们小镇的风土人情和怪谈传说。”毕莱雅笑着咬了一口安库娅帮她买来的墨鱼丸。

    “我只是为了缓解一下刚才紧张的气氛罢了,没打算要他们的命!”凌三儿拍干净身上的灰尘,冷哼一声,对安库娅吵吵着以后遇到坏人不要硬碰硬,很危险之类的。

    安库娅朝凌三儿做了个鬼脸:“要是茉龙叔叔在的话,恐怕还轮不到你。”

    “好吧,看来这里不需要我了!”

    “别急着走嘛!今晚你应该好好感受一下当地传统的气息。”毕莱雅把安库娅拉到一旁,摇头劝道,“小娅,你不该这么说他,毕竟他救过我们。”

    “反正我无所谓,只要你高兴就好。”安库娅说着,瞥向路边一家卖首饰的小摊,看中了货架上那枚蝴蝶发夹,笑问小贩:“请问这能卖多少钱?”

    “姑娘你真有眼光,这可是本店的绝版货,仅剩下最后一枚了。”小贩笑着扶正头上的小帽子,“给你个特惠价,五十贝仑怎么样?”

    安库娅掂量着价钱不算太高,刚想掏钱买下之时,却发现之前买太多吃的缘故导致钱不够了。毕莱雅见她面露难色,急忙伸手摸向挎包,遗憾的是两人的钱加在一起依然少十贝仑。

    “既然你们非要买下它,那就买吧,谁会不喜欢美丽的东西呢?”凌三儿把钱币凑足递给小贩,寻思道,“两位若能佩戴同样的发夹,更显得你们亲密无间,遗憾的是发夹只能送给其中一人。”

    “呃……我现在突然不想要了,还是给小雅吧。”安库娅迅速打断毕莱雅的话,“这枚发夹配上你才能彰显出美丽,并不是所有美丽的东西都适合任何人。”

    毕莱雅见说不过安库娅,只好收下发夹,但她没有表现得特别开心,因为凌三儿声称自己有种不详的预感,似乎很快就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听到这话,幽娜向前挪了挪身子,直到凌三儿望向另一个方向,她才松了一口气,继续跟随毕莱雅和安库娅的身影。

    在告别凌三儿之后,两人终于来到依兰神社。

    她们跟随众人在涌泉下洗漱完毕之后,便来到绘马挂架前,双手合十,双眸紧闭,面朝社屋拜了拜,期间安库娅偷偷睁开右眼瞄向毕莱雅,看到毕莱雅用粉笔在镜绘马背面奋笔疾书,接着放回架子上,她只好通过模仿对方的动作以增加亲密感。

    “你写的愿望是什么?”

    “呵呵,不告诉你。”

    “也罢……我们互相保密就好。”

    两人祈愿的内容很快被众多镜绘马所淹没,连同笑声一起消失在人群之中,害晚来的茉龙博士险些找不到她们。正当他敦促两人早点回家之时,不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的尖叫声,引得人们纷纷转向碎石路的尽头。

    远处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趴在地上匍匐前行,后边闪过一个白色鬽灵,紧接着是两个、三个……无数鬽灵朝山上涌来,人群在殷红的血光之中落荒而逃,那些刚准备下山的人也赶紧掉头回去。

    “不好!是鬽乱!大家快回到依兰神社。”一位头发花白的僧侣大吼一声,手中的锡杖放出一道强光,击退了围攻幸存者的两个鬽灵。

    但鬽灵的数量实在太多,幸存者很快寡不敌众。茉龙博士见势不妙,立即冲出鸟居,掏出一把咒立*协助老僧侣,这把*和导灵的驱灵效果相同,被子弹击中的鬽灵皆化为一股青烟。

    在茉龙博士和老僧侣的努力下,大部分幸存者终于成功撤回依兰神社,众多鬽灵随即把人们围困其中,好在注连绳形成的强大结界保护着整个神社,使得所有鬽灵均无法踏入鸟居一步。

    虽说眼前的危机算是暂时解除了,但众人的状态并不好,号痛之声不绝于耳,喜庆的欢乐被失去亲人、朋友、恋人的悲鸣所取代。让茉龙博士逐个安慰很辛苦了,惊魂未定的两个男青年还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自从上次仪式过后,堕龙镇很久没有发生过鬽乱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说这次鬽乱和灵域有关,随着黄泉入口变得越来越不稳定,鬽乱的次数也会逐渐增多。”

    “那我们快逃命吧,要是整座小镇被鬽灵占领的话……”

    “蠢货!周围到处都是鬽灵,你想送死吗?”老僧侣上前拦住其中一名男青年。

    “你是谁?用得着你管?”

    “我是依兰神社的住持荒木。”老僧侣长叹一声道,“你们放心,我已派人加固天赐结界,这些鬽灵进不来的,我们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

    “让我来引开它们。”茉龙博士从幽娜身边穿过,来到荒木面前。

    “不行,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荒木出言制止。

    “还有很多受伤的百姓需要你来照顾,至于我……杀鬽灵就是我家族的使命,所以非我不可。”茉龙博士弯膝轻抚安库娅和毕莱雅的额头,微笑道,“别害怕,我们一定会没事的。”说罢,转身将子弹上膛,开枪击倒鸟居正前方的两名鬽灵,然后从它们倒下的位置冲了出去。

    周围的鬽灵被枪声吸引,全都追茉龙博士而去,但此时还不能掉以轻心,就算茉龙博士再厉害,也对付不了那么多鬽灵,毕竟驱灵咒立枪储存的灵力是有限的,万一耗尽就麻烦了,之前跟鬽灵战斗中,幽娜就想过这个问题,所幸没让她遇到。

    任何人都没有表现出自告奋勇想要帮一把茉龙博士的样子,其实不是不想帮,而是无能为力,幽娜对此深有体会,就像她无法改变眼前事物一样,只能守在毕莱雅身边,静候事态发展。

    不清楚过了多久,茉龙博士终于回来了,搭在他肩膀上的少年正是凌三儿,听茉龙博士讲述:他在半途遭到鬽灵偷袭,要不是凌三儿相助,可能就回不来了。

    “荒木住持,请你一定要救他。”茉龙博士拱手相求。

    “不会有生命危险,要是伤口再深点,贫僧就回天乏术了。”荒木摸了摸胡须,转向众人,“不管怎么说,趁那批鬽灵赶来之前,我们还得从这里出去才行。”

    “不必……我已经把它们全部杀光了……”凌三儿无力地笑了笑。

    “我问你,玫月到底是你什么人?她怎会将我制作的驱灵咒立枪给你?”茉龙博士瞥向凌三儿右手上导灵的同时,幽娜下意识握紧胸前的梦境石。

    “她……是我的教母、恩人、以及人生导师。”

    “那么她现在身在何处?”茉龙博士急切地继续追问。

    “我没能救……她死了……”凌三儿在一声抽泣中失去知觉,得知此消息的茉龙博士亦对天长叹,双眸紧闭。

    未等幽娜悟出其中玄机,时间轴再次往后推进,周围的景色瞬息万变之后,她又回到了胧泰公寓。

    这天,314号房间将迎来一位新住户。

    帮忙分担行礼的茉龙博士和毕莱雅刚来到门前,凌三儿就急冲冲把他们开门,简单交代了一些入住须知:比如房租的缴纳、管理人员的联系电话等方面,茉龙博士就先行离开了,毕莱雅则留下来和凌三儿聊天。

    “我很好奇你和茉龙先生到底是什么关系?”凌三儿摸着面具的边缘,笑问,“听你叫他叔叔,但你们看上去却一点也不像亲戚。”

    “其实我和安库娅是被茉龙叔叔收养的孤儿,我们的父母都死在战争中。”毕莱雅的脸上划过一抹忧伤,“除了我们,他还要照顾自己的女儿,于是只好把我们安置在这间公寓内,因为这里也算是他一手经营的产业。”

    “也就是说,至今为止你从未离开过堕龙镇。”

    毕莱雅辩解道:“这里衣、食、住、行都很方便,还有咒法学院,我也没有要离开的理由啊!”

    “假如有一天堕龙镇不再安全了,到时你又该如何抉择?”凌三儿沉声道,“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多出去走走,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可是……我跟你走的话,安库娅怎么办?”毕莱雅低下头,显得很犹豫,“我俩从小形影不离,她不能没有我。”

    “你问一下她的想法再做决定也不迟,到时我等你的答复。”

    “呃!好吧。”毕莱雅兴奋地眨了眨眼睛,“但你要先答应我一件事,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凌三儿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缓缓摘下面具,观察毕莱雅的反应,只见她惊中带喜,晕红的脸颊上夹杂着遗憾的神情。

    “果不其然,意外地是个帅哥啊!只是这块雀斑有点……”毕莱雅咳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失礼,“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啦,下次再见!”说罢,从站在远处的幽娜身前穿过,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眼前所见与幽娜的推测完全吻合,凌三儿就是少年时期的凌汶轩,是茉龙博士让他来这儿打造魂扰面具,目的是为了阻止逐渐频发的鬽乱。

    在墙角的另一侧,安库娅偷听了刚才毕莱雅和凌三儿对话的全过程,毕莱雅从她身边经过时也没注意到她的存在,气得她双眸发怽,指甲嵌入*中。

    幽娜预感到这股妒意就是引发后来悲剧的起因,由妒生恨,再由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