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连载小说网!

看连载小说网

第444章 请文宗章离开 (第三更)

作品:文道祖师爷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狠拽的吻

    半晌,孔万东道:“夫子,您也知道,钱大老板是何许人物。”

    “他吩咐下来,我实在没有拒绝的余地。”

    殷明淡淡的道:“你若实在不敢拒绝,便让雨槐去说。”

    孔万东愣了愣,旋即面色大喜。

    他躬身道:“谢夫子提点,我省得了。”

    孔雨槐是殷明的弟子,若是她出面拒绝,一定程度上就代表着殷明的意思。

    这已经等于是,殷明在庇护孔家了。

    虽然实质上跟殷明没关系,但是已足够让孔万东兴奋。

    这连日的精心供养,总算是有了回报,甚至远超所值!

    这时候,殷明忽然抬起头,看向某个方向。

    他伸出手,在空气中轻轻捻了捻,似乎发现了什么。

    孔万东一脸懵逼的看着殷明。

    殷明摆摆手,示意孔万东退下。

    ~~~~~~~~~~~~~~~~~~~~~~~~~~~~~~~

    翌日,天国早朝。

    太子代理国事,主持早朝,群臣分列殿前。

    刑部尚书上奏:“太子殿下,昨日京城之中,发生了一起灭门惨案。”

    下面,不少大臣都露出疑惑之色。

    京城中发生灭门惨案,的确算是一件大事。

    可是,这种事,也不必特意拿到早朝上来说吧?

    元藏却没有斥责,反而淡淡的道:“哦?是什么人?”

    刑部尚书道:“启禀殿下,是太子詹事魏春林府上。”

    “满门上下,七十六口人,无一幸免。”

    嘶——

    朝堂上有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本以为是一家几口被杀,想不到竟是一府之人。

    元藏道:“天子脚下,竟然发生了这种事,真是耸人听闻。”

    “凶手是何人,可抓到了么?”

    刑部尚书道:“凶手尚未查明,不过已经有些线索。”

    群臣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有些古怪。

    看这意思,难道殿下要亲自断案吗?

    也有些聪明人,已经看出了不对。

    太子如此询问,必有用意!

    刑部尚书道:“据臣调查,魏大人与一位外国人有些冲突,在昨日被人用秘术杀死。”

    “那外国人,养有一只恐怖的熊怪,好生食人肉。”

    “而魏大人府上,满门老幼,都死状凄惨,有撕咬的痕迹。”

    “可以怀疑,杀魏大人的人,与灭门凶手,是同一人。”

    元藏道:“很好,要尽快拿下那贼獠。”

    “对了,最近父皇身子不好,不要动极刑,杀了便是了。”

    刑部尚书道:“咳咳,殿下,杀魏大人的,是一位文道圣者,就是最近名声正盛的殷明。”

    元藏皱起眉,冷冷的道:“什么?一派胡言!”

    “我听说,殷明圣者讲仁道,所行皆善,怎会杀死魏春林?”

    “更何况,二者无冤无仇,为何要下此毒手?”

    “再有,灭人满门这种事,更绝不会是殷明圣者所为!”

    他面带愠色,似乎对刑部尚书的推论很不喜。

    刑部尚书忙道:“殿下明鉴,殷明圣者杀死魏春林,乃是万民共见,绝非臣诬陷。”

    “至于魏家的灭门惨案,臣也只是做了一个推测,并非断定是殷明圣者所为。”

    这时候,群臣之中,走出一人。

    是九皇子元启。

    他是真正的皇亲,有亲王爵位在身,自然有资格位列朝堂。

    看到元启走出,太子依旧波澜不惊,淡淡的看着阶下。

    元启道:“皇兄,魏春林被杀,系事出有因。”

    “在殷明先生讲经之际,他自己要求上台聆听。”

    “经会过后,他却又提出要求,想要殷明先生助他成圣。”

    “先生赐给他一个文道大字,本是好意,送他造化。”

    “谁想到他无福消受,竟至身亡。”

    “此事实属误会,还请太子明察。”

    元藏意味深长的道:“九弟,你知道的,真是清楚啊……”

    元启心中微微一凛。

    虽然大哥看似不动声色,实则心中已有不满。

    他知道,自己为殷明说话,已引起大哥的忌惮。

    元藏忽然道:“很好,幸亏九弟查的清楚,才不至于造成误会。”

    元启心中一松。

    元藏道:“魏春林招惹文道圣者,死有余辜。”

    “殷明圣者将之除去,也是魏春林命中该有此劫。”

    元启愣了愣,发觉元藏的说法,已经变了味。

    他刚才说的,是此事纯属误会。

    按元藏的说法,却变成了不予追究。

    下方,候爷罗卫昌忽然道:“殿下,魏春林诚然死有余辜。”

    “只是魏家上下,数十口人,死的未免有些冤枉。”

    元藏淡淡的道:“强者自有强者的尊严,不容冒犯。”

    “殷明含怒出手,一时下手有些重了,也可以理解。”

    罗卫昌道:“殿下说的极是。”

    “只是,这毕竟是我天国之京城,那殷明总该给朝廷一个交代才是。”

    元藏道:“罗候说的有理。”

    “传令,今日晚间,请殷明圣者入宫。”

    “本殿设宴,与他解开误会。”

    “此外,为免城中百姓惊扰,先请殷明先生的诸弟子,暂且离开天京城。”

    元启眉头微皱,明白了大哥的意思。

    元藏不愿与殷明冲突,但是也容不得殷明在天国得势。

    说到底,太子忌惮的,是一尊不从属于皇权的无敌强者。

    更何况,这尊强者,还与太子的弟弟妹妹有交情。

    可是……元启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那里的青肿,刚刚消下去。

    元启心中轻叹一声,上前道:“太子殿下,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就驱逐文宗之人,只怕有些草率吧?”

    元藏看向下方,淡淡的道:“我说了,是请他们暂离,何曾说要驱逐?”

    请其暂离和将其驱逐,意义虽然不同,但是落实到做法上,却也差不多。

    元启道:“太子,臣弟以为,还是先查清此事……”

    元藏冷冷的道:“老九,你在教导本殿如何做事么?”

    元启道:“臣弟……没有此意。”

    元藏道:“没有最好。”

    “我希望,你不要挑唆我和殷明圣者的关系。”

    “我们彼此都是先天强者,有些东西,不是现在的你可以插言的。”

    元启的话头,已完全被太子给堵死。

    元启明白,大哥是要趁现在,把对文宗的行动基调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