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连载小说网!

看连载小说网

045:鱼又儿又上钩了

    荣彦被带进张府,大夫人傅香腻了荣彦一眼后,轻声说道,“原来是你啊!荣家的子嗣,果然够毒辣,竟然敢对我闺女下这样的毒咒。”傅香冷声说道,“说吧,你想要多少钱?咱们把恩怨好好了一了。”

    荣彦想了下后,轻声说道,“要不要解你女儿的毒蚀,让木妖姑娘说吧,我现在,只听她一人的话。”

    木妖回头对着荣彦丢了个你非常上道的眼神。

    傅香眯眼问,“你们俩?那个了?”

    木妖懒懒撇了她一眼,“我的私事,用不着大夫人操心。你先想想怎么满足本小姐的胃口吧,眼下,只有我吭一句,你女儿的毒蚀,才能解开。”

    傅香幽幽喝了一口茶,“说吧,你想要什么?”

    木妖轻声说道,“给我间上好的厢房,让我住舒坦一些先。至于我要的东西,暂时还没想好,想好了就告诉你。怎样?”

    傅香冷声说,“在你被管家抓到的那一刻,你大伯就已经把你献给了陆家。七天后他们便来娶你去陆府。我就限你,七日内,把我女儿的毒蚀给解开。不然,我会让你们俩尝尝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听清楚了吗?”

    木妖被安排进了一栋偏僻的苑落内,她在张府倒也没有被禁足,毕竟现在,大夫人有求于她,除了不能离开张府大门之外,她在张府进进出出很自在。

    溜达了一整夜后,木妖板着脸回到苑落。

    荣彦迎了过来,“小妖姑娘,怎样?”

    木妖生气的说,“张府真穷,一件宝贝都没有。”

    荣彦知道木妖的能耐,跟在她身边这么久了,虽然也和其他人一样,很好奇她那寻宝的能力,但他识趣不问。因为连他师父都问不出来,他知道自己问了也是白问。

    木妖换了个坐姿继续生气,“上次被张家的人坑得那么惨,还差点死了两三回,不讨点宝贝回去弥补弥补,那怎么成?”

    荣彦挑眉笑,“不再仔细找找?”

    “找过了,没大宝贝,有也都是那些垃圾货色,我还看不上呢!”

    荣彦嘴一抽,“垃圾货色您看不上,弄来给我玩玩也是好的呀。像师父手里那自动酿酒的花瓶,我可羡慕得紧。”

    木妖摆摆手,“你别急,跟在我身边,自然有好东西给你。”木妖拖着腮子想了半天后,敲手说,“张家没宝贝,陆家总有吧?”

    荣彦嘴又抽了两下,“小妖姑娘莫不是要去陆家?感觉那陆家,都不是啥好货色。”

    木妖哼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一个弱女子都不怕,你怕啥?”

    荣彦低头应,“是是是,小妖姑娘想去,荣某定当奉陪到底。”

    “嗯。”

    翌日,木妖直接跟大夫人说了,她要先去陆家和陆家人培养培养感情,这算是给张大小姐解除毒蚀的条件之一。

    傅香虽然百般个不情愿,但毕竟女儿的容颜要紧,便答应了她的要求,只是,傅香要派个人,跟在木妖身边,免得他们偷溜。

    那个人,便是那天给木妖施法移驾毒蚀的咒术师,霍格。

    霍格抖着一身的肥肉,眼睛里满是浓浓的色欲,一出场就对着木妖来来回回扫视无数眼。

    到了陆府大门口,门口侍从见了木妖他们,懒洋洋的说,“在这儿等着吧,我去通传一声。”

    这一等,等得木妖腿都站麻了。

    陆府侍从办事效率这么低的吗?估计是里面那些少爷们故意刁难她吧?

    约莫站了一个多时辰,那侍从才懒懒的开门应,“进来吧。去客厅坐坐,大少爷出门要晚上才回来,二少爷稍后会来接见你们的。”

    然后木妖又去了陆家客厅,客厅里也没一张椅子,貌似是被人故意搬走的。无奈,他们仨又在客厅里被罚站了两个小时。

    终于,陆季柒大摇大摆的噘着玩世不恭的笑意,走进了客厅,跟在他身后的几个仆从,端着椅子跟了进来,椅子往陆季柒屁股底下一塞,他悠然坐下。仆从又端来一杯茶,他腻着前面三人,幽幽端着茶杯,品着茶香。

    呼噜喝了一口后,陆季柒扫视了木妖一眼,“没想到,你这小丫头长得还挺漂亮的。之前毒蚀毁了你的容,让我看走眼了。呵呵,不错不错。我大哥被你们张家大小姐给吓怕了,这次爹爹说了,张家送来的美人,先让我过过审。”陆季柒朝木妖钩钩手指头,“过来,让我瞧瞧,你除了这张脸蛋长得好看点之外,这衣服底下,是不是还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伤疤?”

    陆季柒这是要让她当众脱衣服,好羞辱羞辱她?

    木妖乖乖走了过去,朝他嫣然一笑。

    那一笑,倒是让陆季柒心头狠狠动了两下,顿默片刻后,他乐滋滋的朝她衣领里准备把手塞进去。

    木妖轻轻抓住他的手腕,另只手,拿出一个药瓶,朝他晃了晃。

    陆季柒拧眉,“什么东西?”

    “孝敬您的,小宝贝。”木妖把药瓶里的药丸,倒了一颗放在手心。

    那微弱的光芒,瞬间引起陆季柒的惊叹,“仙丹?”

    木妖朝陆季柒面前晃了一下后,在他伸手想接的一瞬间,又丢回了瓶子里,她还晃了晃药瓶,里面哐哐哐地声音,仙丹不止一颗,听声音起码有六七颗呢。

    站在荣彦身旁的霍格,也立马拉长了脖子努力瞅。仙丹呢,这辈子还从来没见过仙丹长啥样呢!

    陆季柒心头一动,“跟在药王谷嫡长孙身边服侍了多少天?竟然让你求了这么多仙丹回来?呵呵呵!好厉害的丫头。看样子,你的腰功,不得了嘛!”

    木妖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听他放屁。

    为了搜刮他们陆家一顿,这屈辱,得忍!

    木妖说道,“本来这药是准备拿来孝敬陆二爷的,可是我这腿,抖得不像话,手也抖得不像话,瓶子都拿不稳了。”话音落下,药瓶收回了空间袋里。

    陆季柒见状,眉头直拧巴,“你身上还有空间袋?也是奉仙公子给你的?奉仙公子出手这么阔绰的么?”

    木妖昂着头,懒得跟他解释什么,陆季柒顿默了片刻后忙说道,“来人,端茶,赐座。”

    折腾了老半天,木妖总算坐了下来。

    腿酸得她牙痒痒。

    陆季柒轻声问,“张家把你送过来,这仙丹,莫非就是嫁妆不成?如果是的话,那就替我谢谢张老爷,我们陆家,欣然接受了。”

    陆季柒朝木妖摊了手,示意她把药拿过来。

    木妖也不含糊,倒了两颗出来,放在荣彦手里说道,“荣哥,你也吃一颗吧,锁在丹田内,晚上自己去炼化一下。”

    荣彦乐滋滋的丢了一颗进嘴,另一个,抛给了陆季柒。霍格馋的是直流口水。可惜,仙丹没他份。

    陆季柒闻了闻药丸的香味,想了想后,尝试把药塞进嘴里。

    药丸刚进肚,一股灵力立马从小腹内直扑所有经脉。

    好厉害的宝贝,仙丹不愧是仙丹!这个东西是可以直接让人升阶的极品药丸呢!

    如果把这东西拿去外面买,整个落花村未必能有人出得了这个价!

    现在不是炼化丹药的时间,先把灵力锁在丹田内,晚上再说。

    陆季柒摊手把灵力往丹田内狠狠一压,吐了一口气后,对着木妖笑容更温和了一些,“小妖姑娘瓶子里,一共有多少颗仙丹啊?”

    “还剩五颗吧!”说话之余,她往嘴里也塞了一颗,然后说,“哦,现在只剩四颗了。”

    陆季柒见状,急得眼睛一红。

    她竟然也吃了!浪费啊浪费!给这女人吃这么好的仙丹,真是太浪费了?

    木妖摇摇瓶子说,“等会儿我吃完晚饭,再吃一颗,明天早上起来,再吃一颗,中午再吃一颗,到了晚上,就差不多吃没了吧。”

    陆季柒急忙起身说道,“不是说这是孝敬给我的礼物么?你怎么可以乱吃?”

    木妖奇怪问,“我不是已经孝敬您了么?刚给你吃了一颗了啊!”

    陆季柒嘴角抽搐,“这是你张家给我们陆家的嫁妆!那就是我们陆家的东西。”

    木妖耸耸肩,“我好想没说过这话吧?”

    陆季柒当场拉了脸,“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木妖嬉笑一声,“都给你吃了一颗了,你还想怎么着?啊!该不会,你还想吃啊?哦哦,没问题!”木妖又倒了一颗药丸问,“要么?”

    陆季柒摊手,“给我。”

    木妖把药丸丢回药瓶说,“我要在陆家住几天,想和陆家大少爷联络联络感情,你没意见吧?”

    陆季柒楞了一下后,恍然道,“你这丫头,果然有点能耐哈。怪不得奉仙公子舍得给你这么多宝贝。你快把我的魂都给勾搭走了。哼!要住我们陆家是吧?没问题,我一定好吃好喝的给你供起来。但是,你手里余下那四颗药丸,不许再吃。那东西,我要定了。”

    木妖笑眯眯的应,“没问题没问题,这药就当是住宿费吧,我住一晚,就送你一颗,再住一晚,再送你一颗。怎样?”

    陆季柒急忙点头,“没问题。来人,给木妖姑娘清个干净点的苑落给她。”

    “是。”

    木妖乐滋滋的起身,准备跟着丫鬟们去落塌,忽然想起什么,回头对着陆季柒说道,“哦,刚才我在陆府门口,站等了一个多小时,腿疼得厉害,你说我要不要用一颗仙丹碾碎了给自己泡泡脚呢!”

    陆季柒脸一抽,“不是说了么,这药,是我的了,不许你乱搞。”

    “可我腿疼怎么办?”木妖眨巴着畜生无害的笑容。

    陆季柒眯眼问,“你提?”

    木妖来来回回思索了片刻说,“多散散步应该可以缓解腿疼吧?”

    “什么意思?”

    “我想去你们陆府逛逛,像逛街那样逛逛。”

    陆季柒笑了笑,“胃口真小,就逛逛就满足了?”

    “是啊,逛逛就满足了嘛!我从小生活在山野,大户人家宅邸,根本就没去过呢!”